县域模式下的乡村儿童美育 | 美育沙龙 · 第一期
日期:2020-04-01
乡村儿童美育网络 | 2019年,时代基金会连同其他8家公益组织发起、并于2019年12月成立了【乡村儿童美育网络】,期望通过网络机构的协作与联合行动,共同促成乡村儿童美育实践的专业发展与资源整合,并联合多方力量共同发声,传播美育理念,促进公众参与,倡导一个更加有利于乡村儿童美育发展的生态环境。

以下是【乡村儿童美育网络】发起的第一次线上课程的文字记录。

联合发起机构




面对乡村中小学艺术教育缺乏优质课程、师资不足、学科地位边缘等问题,社会组织如何与本地教育力量合作,推动乡村基础教育中艺术教育的发展?
县域模式是什么?如何搭建更有效且持续的乡村儿童美育运行机制?
各家机构在探索的过程中,都遇到了哪些“坑”?
在项目运行过程中,可以借鉴和学习哪些经验?
... ...
第一期“乡村儿童美育网络在线沙龙”就“县域模式下的乡村儿童美育”主题,邀请了“益教室”的项目负责人杨婷,分享益教室五年来在乡村中小学艺术美育公益路上的经验。同时也特别邀请了致力于县域模式的浙江致朴基金会、北京音画梦想和北京桂馨基金会的项目负责人作为圆桌嘉宾就话题进行深入讨论。


乡村中小学艺术教育路上的“坑”与“光”
——益教室主旨分享

(以下文字均为杨婷老师在本期主题分享中的发言,
内容略有整理与删减。)

No.1 乡村中小学艺术教育面临的挑战

对于教育资源普遍匮乏的乡村学校,“艺术教育”作为一个多年以来边缘化的身份,在乡村地区尤为凸显,从教育主管部门到学校,再到教师、家长、学生,从认知、定位到方法,都存在诸多问题:

· 乡村艺术教育资源匮乏。主要体现在教师的绝对缺编和结构性缺编,缺乏系统、科学的艺术教育课程。
· 艺术教育认知落后。体现在艺术课程小三科地位边缘化及艺术课程成果的功利性导向。
· 国家相关政策和行政支持不健全。缺少艺术课程体系、教师专项职称考评机制、培训体系等。
· 优质教育资源引入成本高。体现在教育资源在乡村地区的匹配性、规模化和可持续性问题上。

No.2 益教室艺术教育课程的“阶梯式”推进

益教室项结合自身所具备的渠道资源和中国教育的体制特点,确定了以“县域”为单位,以综合艺术课程体系为支点,立足于扶持本地教师成长,以教师、学生测评为推动力的项目模式,形成了“益教室县域中小学艺术美育解决方案”。

益教室P+1课程体系是整个实施模式的重要支点

P代表面向全体学生的艺术普及公共课程。课程的目的是通过综合的艺术普及,培养中小学生的审美感受能力,也就是发现美和感受美的能力,并由此建立与世界、与社会情感链接的能力。
1则代表了专业基础课程。面向具备艺术学习兴趣、艺术天赋的部分中小学生,在基础教育阶段培养他们的艺术专业学习必备的基础技能,使他们具备肢体、音乐、语言、视觉方面美的表达能力。


项目教师课后感想与整理

第一阶梯:观念及认知的疏通引导
突破普遍的学校校长、老师对艺术教育成果化、功利化的错误认知。实现让非专业教师胜任艺术普及课程,艺术教师进行艺术专业基础课程教学。

第二阶梯:自有课程向校内、校本课程的转变
实现让非专业艺术教师通过“双师课堂”进行普及课程教学;专业艺术教师胜任社团(校本)课程教学。以多艺术门类的“双师课程”作为主要手段,除了音乐、美术的公共课程,其他社团、兴趣小组课程则按艺术门类划分片区,根据老师的兴趣、喜好实施课程。
发起“双师课堂共建行动”, “乡村中小学艺术美育支持计划”,联合国内艺术专业高校、院团、社会机构,通过“集合影响力”,为乡村学校输入“可生根”、“能生长”的艺术教育资源。

第三阶梯:本地化需求日益凸显,“双师课程”进入再开发
从线下双师到应用益教室的“线上+线下”相结合的双师课程,再到在各县推行的“县域互助双师”,在课堂组织、双师内容比重、角色定位等方面经历了一次次变革,摸索着更好的解决方案。

项目支教老师打卡日记

No.3 县域模式下,与政府合作的经验反思

· “体外循环”的项目实施模式无法实现“留下不走”的目标
益教室公益项目的属性和“体外循环”的项目实施模式,导致了一系列问题。教育局、学科教研室都处于对项目的一个浅层次的组织者角色,贫困县习惯于各类慈善项目的单方向“给予”、输入,对于公益项目没有参与的意识和积极性。

· “保姆式”服务模式向“咨询式”支持模式的转变
经历过发展初期的2年半试点,确定了项目在与教育局的合作上的突破点。在国家对学校美育的政策驱动下,和教育局进行深度合作而非单向给予,我们要站到教育行政部门的身后,推动他们去做本应他们去做的事,我们提供方法、提供专业指导。最终通过“捆绑”教育行政部门,与现有教育体制融合。
2018年到2019年,在9个县的项目实施过程中,益教室按照既定的迭代方案,以多艺术门类的“双师课程”作为主要手段,与各县教育局展开深度合作,从教师培训、教学实施、教学测评、成果汇报几个方面清晰划定了合作双方的分工。比如将教师培训纳入教育局教师培训范畴,培训成绩计入教师职称评定;教学方面,和教育局共建教师激励体系,进行“体制内外”双重激励。

· 社会组织不是代替而是推动
中小学艺术教育是一项系统工程,艺术教师职称评定是内生动力,艺术教育也不是教育部门一方的任务。社会组织,不应该是一个代替国家行政部门的角色,而是将自己的角色定位在政策的推动上。
益教室在推行成果模式的同时,将在国家相关部门政策指导下,15个区、县教育局的试点支持下,依托各县艺术教学评测数据,支持拟定县域艺术教师专项考核方案和县域中小学艺术美育整体解决方案,进一步推动国家教育行政部门的政策改革。

空中圆桌讨论

对谈嘉宾
王南  浙江致朴公益基金会(主持人)
杨婷  益教室
刘鹏  北京音画梦想社会工作事务所 (以下简称“音画梦想”)
冀志伟   北京桂馨慈善基金会 (以下简称“桂馨基金会”)

Q1:师资不足的情况下,如何进行课程普及?

音画梦想:
我们团队在这部分的思考有2个关键点。一是在过程中强化动机,老师在这个过程中为什么要去上这个课?这个课的意义在哪?另一个是弱化困难,在动机找到之后,精简老师在上课过程中遇到的问题。
具体落到步骤里,如课程实施和设计端口。强化动机的主要目的是找到老师上课的动机,我们的做法是去契合老师上课的大纲,把这个课变成他们的主要工作中的任务;第二点是贴合儿童发展的特点,在设置的过程中找到更贴合儿童成长阶段更合适的培养方式,包括素养、技能、知识点;第三点是找寻老师发展的需求,老师作为个体,有自己的发展需求,针对这个部分在培训、激励等部分进行设置。
在弱化困难上,首先是在课业的方向上,打磨更完整的课件,减轻老师备课的压力,并进行线上线下的指导;其次,老师在开展很多课程的过程中受到地域和资金的限制,缺乏相应的资料和材料,我们会匹配相应的教具,协助老师上课;第三,当硬件充足的时候,由于老师个人的专业能力和教学水平有限,会对老师进行培训,不只是以学期为单位的单次培训,也通过以课代练方式,把培训的目标放到每一节课里,让上课的过程也是学习强化的过程。
桂馨基金会:
通过和当地的教育部门协商,与教育局达成共识。在县域里培养一批种子教师,他们可以进行走班教学。由县美术教研员带头,种子教师在县域内带着其他的美术老师共同开展教师培训。同时联系上一级或省级的教研员,帮助他们进行实践、教研、课例的研究。
要注意的是,不能把项目和国家规定的课程分散和剥离。我们在做阅读项目的时候也发现了这样的情况,单做课外阅读是不长久的,美育也是这样。

Q2:益教室的教师支持系统中, 双师课堂模式中老师的主体地位如何体现?

益教室:
对非专业老师来说,这个模式对他们最大的支持就是帮助他们减轻备课压力,更轻便地把课上好。我们强调的就是他们要回到教师本体的地位,即更多地承担作为教育者的职能,而不是一个带着孩子去唱歌跳舞画画的角色。
对有艺术专业背景的老师,给他们提供双师课的定位是一方面是对他们原有、已经学过的知识的复习,同时也能够减轻他们原来的教学压力。
双师课堂带给本地老师的定位就是辅助开展课堂教学以及和学生的互动。组织和管理课程,要求老师们在课堂上要和孩子们有情感的沟通和交流,这也是艺术课很重要的部分,实现真正教师角色的回归。

Q3:县域模式留下的是什么?怎样建立退出机制?

桂馨基金会:
留下的第一个就是解决问题的习惯和风气。在进行培训时,常常发现老师、教育部门提出的问题很有限或很表面,让我们意识到老师们需要有解决问题的习惯。通过留下种子教师,这些教师除了带动专业资源分享,同时也会影响周边的老师去努力实践和发现问题、解决问题。
第二个是为当地的老师的实践留下一个比较宽松的体制内环境。打通当地的政府关系,让他们认可老师们做的事,当地的教育部门的支持可以让老师们更有动力去做这个事。
县域项目周期结束之后,和县域之间的关系不是一拍两散,而是会继续提供不同形式的支持,使得后续的资源也会比较顺利的进入,且发展县域的老师、教师自组织、政府部门也将成为我们服务其他新县域的的资源。
音画梦想:
退出机制对应的是进入,怎么进入就决定退出的标准。在进入的端口主要是供需的问题。“供”就是教育中培养人的问题,“需”就是从如何评价的端口进行介入。如教师项目中,退出机制核心就是三个部分,课程体系、教研体系、评价体系的建立。课程体系中考虑的是怎么留下适用于乡村孩子的活动,适用于乡村老师使用的课程;对于教研体系,我们希望老师可以达到从跟上,到开始上课,到可以一起合作研发的状态;评价则是要建立多元的评价体系。
益教室:
主要是三个维度。一是在每个县建立优秀的师资团队,除了现有的师资团队,还会给教育局提供一套更改评优、能够迭代和传递的建立优秀教师团队的方法和机制;二是留下一套教育和测评体系,为学生和老师在一定周期内进行评测的体系。能够对艺术教师进行专项考核的,和职称评定相挂钩的机制,三是在课程体系上升级,并持续提供给项目县。

Q4: 分享一个在县域模式里遇到比较深刻的经验。

益教室:
最深刻的经验教训就是来自于第一个阶段,过度地强化社会组织的身份,越俎代庖,扮演一个保姆的角色,造成了教育局在艺术教育部分过分依赖而不去思考。所以和行政职能部门合作时,核心去反思的点就在如何把单一给予的角色转化为双方合作的角色。在项目落地之前签订明确的条文,告诉教育局义务和责任,而且是非常明确的,不仅仅是在口号阶段,同时更多是在工作的分工上面,设定违约的相关规定。
桂馨基金会:
在做某个县的县域模式时,教育局局长特别重要。公益机构的力量还是很微弱的,我们更多的是服务和支持的角色。所以我们的目标就是改变当地的教育部门。
音画梦想:
在项目学校的选择上。我们的经验就是教育局认为的好的学校不一定适应项目,建议在筛选时根据实际情况进行甄别。以及在课程方面,给予老师的操作难度要是递进的。

Q5:用1-2个关键词,总结在教师支持系统中你觉得最核心的内容?

益教室:
第一个是让老师回到教育的本质上。第二个是不代替,远程的第一课堂老师不可以代替线下老师,他只是一个示范者的角色,而彼此之间也是互相不代替。
桂馨基金会:
陪伴,项目过程中都是互相陪伴的过程,我们陪伴教师解决问题,我们也在过程中进步;第二个是解决问题,不论是课程还是投入最终都要落在解决问题上,具体帮助老师解决具体的问题才是比较有效的。
音画梦想:
看见和肯定。看到老师在过程中的可能性、碰到的困难和所作的努力;肯定这块是在进步的过程中予以硬件或软件方面的支持。


收听完整分享视频,可扫描上方二维码